当前位置:聚男网 > 新闻 > 历史 >

爱在日落之前叶苏贺景行小说 简介精选章节试读盘点介绍

2017-10-17 12:01 来源: 未知
导读: 叶苏非常爱贺景行,所以在她愿意当一个替身,只要能待在贺景行的身边。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,正主回来了之后,这个替身就要收拾包袱滚蛋呢。

叶苏非常爱贺景行,所以在她愿意当一个替身,只要能待在贺景行的身边。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,正主回来了之后,这个替身就要收拾包袱滚蛋呢。

小说简介

叶苏跟在贺景行身边整整五年,为了爱,她心甘情愿做着替身,模仿着那个女人的一切。

当她终于等来贺景行娶她,那个女人一个电话就让他迫不及待与她撇清所有关系。

五年青春,日复一日的深爱,肚子里他的孩子,统统抵不过那人的一句我回来了,叶苏的心里只剩下绝望的悲痛。

小说试读
爱在日落之前叶苏贺景行小说 爱在日落之前叶苏贺景行小说TXT百度云

爱与恨,一念之间。

曾对他温柔似水,百依百顺的女人,终于恨毒了他!

那充满讽刺的祝福和咒骂,那么冷,冷的贺景行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,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好像只要叶苏走进手术室,他就会失去,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!

他的心里生出了一些悔意,伸出了手,想要将叶苏拉回来,脚下的步子却忘了动。

手术室的门,就在他的眼前关上,亮起了“手术中”的红灯。

林琳的电话打过来:“景行,你在哪里?怎么还不回来?我刚刚亲手给你炖了一碗汤,等你回来吃饭……”

“好,我尽快处理完这边的事,回来陪你。”听到林琳的声音,贺景行慌乱的心安稳了一些,他转过身,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等待手术结束。

他想:没错,他爱的女人是琳琳,一直都是琳琳,他不能再做对不起琳琳的事,他必须和叶苏断干净,叶苏肚子里的孩子,也必须打掉……只是,叶苏说的“死在里面”是什么意思?

“贺总交代过了,只要孩子死,这个女人不死,残了都没关系……”

叶苏听见护士对医生这样说。

她被送她进来的两个护士强行的压在了手术台上,嫌她脏,还拿了一把剪刀直接将她身上满是脏污的婚纱减碎,拿一桶冰冷的水往她的身上淋,她冻的牙齿直打哆嗦,护士还生怕她逃走,马上给她打了麻醉针。

她几乎裸着身体,被强行分开双腿,而给她做流产手术的,竟然还是个男医生!

莫大的羞辱和冰冷刺激的她整个身体都在抖,她瞪大了眼睛,死死的盯着头顶的灯,那一片刺眼的白,像是也在嘲笑着她苦苦执念的爱情究竟有多可笑!

“不过是个小手术,我很快就做好了,你们先出去吧!”耳边,男医生对那两个护士说,声音,有些熟悉?

脚步声响起,护士出去了。

“小苏,你……还好吗?”男医生脱下自己的白大褂,取下自己的口罩,满眼着急和关切的望着叶苏。

叶苏看见他的脸,蓦地瞪大了眼睛:“哥!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眼前的人,竟然是她的亲大哥叶远。

“我如果不在这里,你和你的孩子可能就会死在这里!”叶远说:“要不是我看了A市的新闻,我都不敢相信我的妹妹竟然会去给别人当*!小苏,你失踪了五年,就是为了外面那个连亲骨肉都不放过的负心汉?难道,你忘了自己的身份?”

“哥!我没有新闻上说的那么不堪,我不是贺景行的*!”叶苏挑重点解释:“五年前,我被绑架,带到A市,是贺景行救了我,我伤了脑子,造成失忆,却爱上了他,所以才会一直留在他的身边,一个月前,我才终于想起来自己是谁,如果不是昨天发生了一些事,我就打电话给你,让你来参加我的婚礼了,可现在……”

“我也该和他做个了断了!”那双曾满溢爱的眼眸里淬满了恨:“哥,贺景行今晚会和林琳订婚,我要去参加他们的订婚宴,过了今晚,我跟你走。”

半个小时后,麻药的药效消退的差不多了,叶远重新带上口罩,喊那两个护士进来,将叶苏扶出去。

他这次,是一个人临时过来的,帮手还没有过来,暂时,不宜和贺景行正面冲突。但贺景行这么对待他妹妹,他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他!

叶苏被带到了贺景行的面前,为了讨好他,其中一个护士说:“贺先生,手术很成功,这个女人肚子里的贱种已经被彻底的流掉了!”

另一个护士接着说:“而且,医生说了,这个女人的子宫壁天生薄弱,这次流产后,几乎不可能再怀上孩子了。”

叶苏冷笑了一声,眼睛恨恨的盯着贺景行:“你听见了吗?她们在说你的孩子是贱种呢?贺景行,恭喜你,不仅拿掉了这个孩子,也剥夺了我做母亲的权利,你赐给我的这份羞辱和鲜血淋漓,我一定会死死的记住,他日,让你和林琳,加倍偿还!”

贺景行的身体一抖,差点就要站不稳,他以为,不过流掉一个孩子,可没想到,竟然会对叶苏造成终生不孕的伤害?

而不管是孩子的离去还是叶苏的不孕,都像是千钧巨石压在了贺景行的心头,竟让他觉得有些踹不过气来,心情,也没来由的变得浮躁了起来。

“滚!”他忽然冲那两个护士恶狠狠的吼。

他想要上前扶住叶苏,却被叶苏躲开了,她站在那里,脸上带着无比嘲讽的笑:“贺先生好大的脾气,只是,这脾气,没有人再会傻傻的承受了!”

她说完,就转身往前走了,一步一步,走的慢,但走的很坚定。

贺景行赶紧紧紧的跟着叶苏,生怕万一她摔倒了,他没能及时的扶住她。

“我给你安排了VIP病房,你可以住一周再离开A市。”走过长长的走廊,贺景行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他原本都已经给叶苏买好了机票,打算等她出了手术室就将她送走,可是看到她脸色苍白的看不到一丝的血色,他终于还是不忍心了。

只要她能安安分分的待在他安排的病房养一周后离开,应该也不会影响到他和琳琳吧?——他这样想。

“贺先生,孩子没了,我叶苏,就和您一点牵连都没有了,您不必再假惺惺的对我好,我要去哪里,什么时候离开,也与你无关了!”叶苏说到这里,稍微停顿了一下,又转过头去望着贺景行:“对了,您之前好像说过要给我五千万和一栋别墅?”

贺景行愣了一下,心里却松了一口气,看来,她想通了。

这样最好,能用钱解决的事就都不算是事了。

“你给我一个地址,我等下就让助理将房产证和现金支票给你送过去。”贺景行的语气,恢复了冷漠,一直护着叶苏的姿态也收了回去。

叶苏嘴角一歪,满脸讽刺:“那就再麻烦您的助理帮我将现金支票全都换成现金,提到给我的别墅里,烧给我死去的孩子!也算是你这个当亲生父亲的,送给他的豪华版坟墓了!”

说完,叶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剩下贺景行像木头桩子一样杵在了原地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和他纠缠了五年的女人,终于带着满腹怨恨意离开了他,甩掉了这个包袱,他马上就可以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,可是为什么,他竟然一点喜悦的感觉都没有了?

心,好像有些空,明明是站在有暖气的医院里,却感觉到有风,冷冷的往他的胸腔里灌?

    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