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聚男网 > 人物 > 历史名将 >

南海争端如何应对?看周恩来17岁时写的奇文

2016-07-20 16:17 来源: www.jvnan.com
导读: 早在1915年,在天津南开中学上学的时候,17岁的周恩来就撰写了《海军说》一文。这篇作文,是周恩来用小楷书写在南开学校的作文纸上的,据考订写于1915年冬。

  早在1915年,在天津南开中学上学的时候,17岁的周恩来就撰写了《海军说》一文。这篇作文,是周恩来用小楷书写在南开学校的作文纸上的,据考订写于1915年冬。

  作文后还注有授课老师的评语:“笔酣墨饱,气势汪洋,青年有此文字,后日必不可限量矣。勉旃!”

南开中学时期的周恩来
南开中学时期的周恩来

周恩来(前排左一)在上生理课
周恩来(前排左一)在上生理课

  来感受下17岁周恩来高远的见地:

  原文:

  兵,凶器也。战,危事也。此右文之言,岂尚武之国之宗旨乎?是以立国于今世者,无不视其军事之强否,以判其国优劣。军盛则国强,军颓则国弱,斯人人所奉为公理,百验不磨者也。

  夫军有海陆之分,陆军仅能施威于境内,擢武于边疆,山川之阻,有难色焉。不若海军之可航彼领湾,守我海港,保卫旧疆土,辟新大陆,惟焉是赖。故陆军为海军之后盾,海军实为军事之先驱也。

  试瞩目环瀛,彼英伦以区区之三岛,领印度,据埃及,占澳美,凌东亚,赫赫乎执世界之牛耳,扬扬乎为全球之主人。东瀛亦以岛国,一战而败我,再战而胜俄,占台湾,据朝鲜,居近世之后起,为黄种之出色。

  其他如法、如美、如德,亦复如是。而其国民莫不挟其雄心毅力,争风角胜于天演界中,逐焉皆是。何非其国势之强、军势之盛,又何非其海军之力,足以震撼寰球有以使之乎?

  返观吾国,百年前守闭关主义,庞然自大,视异种为夷狄,视他族为化外,海军之事固无庸议也。其后,海禁大开,执政者亦知非拘泥于古所能强国。于是有倡练海军之议,聘外人为教师,其始固甚劲练;继乃改以华人为帅,砲不研改良之术,兵不教施放之精。泄泄沓沓,昏昏梦梦,终日酒地花天,于军事无丝毫研究。

  人必自侮,而后人侮之;国必自伐,而后人伐之。其自侮自伐既如此,于是有甲午之败,全军覆没,虚容尽失;割地丧师,真情毕露。强盛之希望既成泡影,和平之期意复为幻想。弃良港,舍巨款,以图一时之安。而外人鲸吞蚕食之议,瓜分豆剖之思,无稍息焉。

  夫当此廿世纪,强权潮流之日,我神州存亡危急之秋,民国承之执政,在野者据此两种优劣,于是有扩张海军之议。言之非艰,行之维艰,或曰:吾国之良港既已租出,财政又复困难如是,练海军者将徒空言也乎?曰:是,又不然。夫海军之练,其耗费固大,然成功用之甚广;虽今日耗无限之金钱,亦所不恤。借债练军,固属不可;

  然以国家之税,练国家之军,又奚不可哉?至军港之佳固多,若秦皇、若葫芦、若象山,又何非吾国主权所及之地耶?果尔,则国之强,可操左券。挽神州之陆沉,作中流之砥柱,欲执世界牛耳,保东亚和平,舍海军其谁归?舍海军其谁归哉!

《海军说》原稿(部分)
《海军说》原稿(部分)

  参考译文:

  兵器,是凶器。战争,是要紧/危急的事。下文所言,难道不是尚武国家的宗旨么?当今世上的国家,无不以其军力的强弱判定其国家的优劣。军力强盛则国家强大,军力颓败则国家衰弱,这是人人都信奉的屡试不爽的公理。

  军队有海陆之分,陆军只能在国境内示威,在边疆展示武力,面对山川地形的险阻则会显得困难,不像海军能航行到他人的领海。保卫旧疆,开辟新陆,依赖的就是海军啊。所以说陆军是海军的后盾,海军是战争的先驱。

  放眼国际,英国以区区三岛,占领印度,雄踞埃及,攫取欧美,凌驾于东亚之上,威风凛凛执世界之牛耳,意气洋洋像世界的主人。日本也是岛国,第一战击败我国,第二战则战胜俄国,占领台湾,霸占朝鲜,是近代的后起之秀,是黄种人的翘楚。

  其他如法、美、德,也是这样。其国民也都依靠着自己的雄心毅力,在国际社会中争风角胜,都是这样的啊。难道不是那些国家的国势之强、军势之盛,又难道不是他们的海军之力能够震撼全球,让他们能够那么做么?

  反观我国,百年前死守闭关主义,自以为庞然大国而目空一切,视异族为野蛮人,认为其他民族没有教化,海军之类更不用提。之后海禁开放,执政者也知道拘泥于古制无法强国。于是有了提倡编练海军的提议,聘请外国人做教师,刚开始训练严格刻苦;之后让中国人自己统领,火炮不研发改良的方法,用兵不教授使用的精髓。泄泄沓沓,昏昏梦梦,终日酒地花天,在军事方面没有丝毫研究。

  人侮辱自己,之后会受他人侮辱;国家自行变乱,之后会受其他国家的侵略。国家让自己颜面尽失自行变乱已然如此,于是有甲午战败,北洋水师全军覆没,虚荣丧尽;割让领土,损失军队,实情毕露。强盛的希冀成为泡影,和平的期望再次成为幻想。抛弃良港,舍弃巨款,来图求一时的安逸;而外国人鲸吞蚕食的提议,瓜分豆剖的想法,却没有一时停止。

  在现在的二十世纪,强权引领国际潮流的时日,我神州大地的危急存亡之秋,民国所仰赖的执政者、在野者,依据国内外这两种情况,提出了扩建海军的议论。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有人说:我国的良港都已经租出去了,财政又如此困难,编练海军之类的话又是一纸空言吧?回答说:是,也不是。编练海军,耗费固然大,然而成功了用处非常广,即使现在消耗无穷多的金钱,也不可惜。举债扩建军队,肯定不行;

  然而用国家的税收,训练国家的军队,又如何不可?至于优良军港本来就多,如秦皇岛、葫芦岛、象山港,又怎么不是我国主权所能控制的地方呢?如果能这样,那么国家的强盛就很有把握了。挽救神州的沉沦,作为中流砥柱,想要执世界牛耳,保护东亚和平,除了海军又能有谁呢?除了海军又能有谁呢!

1916年 思敏室前与同学合影
1916年 思敏室前与同学合影

1916年 敬业乐群会三位发起人 周恩来(右)、张瑞峰(中)、常策欧(左)
1916年 敬业乐群会三位发起人 周恩来(右)、张瑞峰(中)、常策欧(左)

周恩来(右一)与志同道合的挚友常策欧(左一)、王朴山(左二)
周恩来(右一)与志同道合的挚友常策欧(左一)、王朴山(左二)

    相关文章